'我爱吸血鬼跟我做爱_2(3)'

男人缓慢有规律的抽插著,呼吸也变得急促。「舒服吗?」

「嗯……好舒服……舒服到想咬你……」月在男人的耳边说著,并舔了舔男人的耳垂。

「那就咬吧……」男人说完就开始猛烈的撞击著月柔软的内部。

得到男人的同意後,月露出他尖锐的牙齿,咬上男人的脖子。并缓慢享受得吸吮著男人的血。

「唔……」血液的流失使男人的心跳加快,男人的更是猛烈抽插翻搅著月的後庭。

血流入全身使月感受到无比的快感,体温逐渐上升,加上男人在体内的动作,月享受的呻吟著并大力的扭腰迎合男人的动作。

「啊……哈啊……好棒……再用力一点……」月的後庭强烈的收缩著刺激著男人的火热。双腿紧夹著男人的腰并上下摩擦著。

「唔……你好里面好热……」男人加大动作,几乎是将自己全部抽出,在狠狠得往里面顶。

「啊…..嗯……我还要……」月翻身将男人压在身下并骑在他身上。月身体的重量使两人结合得密不透风。

强烈的翻转将男人推向高潮,当月骑在男人身上的同时,男人释放出自己的爱液,也同时让月迎向欢爱的巅峰。

这一晚,月尽情的再天堂里欢乐,和许多男人进房,也在许多男人身上填饱了自己的饥饿。直到月亮渐渐往西边落下。

离开天堂後的月并没有马上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在市中心游荡著。接近凌晨三点的市中心空空盪盪,只有几民流浪汉和醉汉睡在路边。步入秋天的九月夜晚吹著微微凉风。凉风吹来,使得只穿著无袖背心的月感到些许寒冷。

突然意识到自己所走的路是前往独身的方向时,月猛然吓了一跳。正当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时,一件带有人类体温的外套盖上了自己的身上。

「晚上会凉还穿这麽少,会感冒的。」

月回过头,仍然充满疑惑的双眼呆呆得看著身後的人。迷……

弥看著月偏白的脸,伸手摸了摸月的脸颊。是温热的,每次在月光下看著月的脸,总感觉他只像是个没有生命的娃娃。

月愣了愣,好不容易拉回恍惚的意识。「谢谢。」

「这麽晚了怎麽还在外面游荡?」

「你呢?现在独身应该还没关不是吗?」

「哦,老板今天有事,所以比较早关门。今天十二点就关门了,我只是在里面清理了一下所以弄到现在。」

「嗯。」

「回去吗?」弥看了看低著头的月。

「嗯,回去吧。」[三]

我爱吸血鬼>跟我做爱-Chapter 05

和弥来到了公寓门口,月犹豫了一下。好像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住处的公寓门口是长这个样子的。月抬头看了看自己房间的阳台,再看了看正在开门的弥。算了,还是走门好了。

和弥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月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房门的钥匙。当然啦,每次出门都是从窗户出去,哪里需要钥匙。

弥转头看了看呆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的月。「怎麽了?」

「忘记带钥匙了。」月朝弥微微笑了一下。

「那你先进来吧,反正你就住隔壁,等白天找人来帮你开门就好了。」弥开了门,侧身让月进房。

狭窄的房间放满了弥的东西,还有几箱未拆封的行李放在角落。

「刚刚搬进来,还没整理完,所以有点脏乱。」看著月环顾四周的双眼,弥尴尬的笑了笑。

「嗯。但是你的房间感觉很舒服,也很温暖。」月陶醉的说。就是这种感觉,让自己眷恋的温暖,也是人的温暖。

「床有点小,但两个人勉强还能挤一挤。」弥转过身体把堆在床上的东西都往地上丢。

弥转身看相月,只看到月往阳台的方向走,打开了阳台的落地窗後走了出去。太阳快要升起了,月依稀可以感觉到阳光的温暖。

「月,你不进来吗?」弥走向阳台对月说,正好看到月双手撑著阳台的扶把,身体俐落的跳到自己房间的阳台上。弥愣住了。好利害,测量了一下两人房间阳台的距离,好像将近有两百公分的距离。就算是职业级的运动员也很难像他这样轻松跳过。

站在自己房间阳台上的月转身对呆立在对面的弥笑了笑。「晚上见。」说完,月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内并关上窗户拉上了窗帘,留下仍然愣在隔壁阳台上的弥。

完全想不到,外表看似弱不禁风的人竟然能够轻松的跳过去。回想到每次看到他那苍白如纸的脸就觉得很想照顾他,保护他。或许是自己多心了吧。

回到房间後,月才发现身上的衣服还没有还给弥。算了,反正还会再看到他,到时候再还吧。月耸了耸肩,安稳的睡了。

夜晚,月像往常一样离开房间寻找晚餐。在离开前,月那起了从来不曾用过的钥匙离开了房间。进入天堂时,月并没有马上寻找猎物,反倒向溯的方向走去。

「月。」溯看到月往自己的方向走,马上迎了过去。

「我想跟你谈谈。」月将溯拉到比较安静的地方坐下。

「月你……」

「我不爱你。」月没等溯说完就打断他。「我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自由,所以我没有权力叫你不要来烦我。但,我也有权利选择我自己的生活,我希望你能留给我属於我自己的生活空间。请你以後不要再干涉我的生活了。」

溯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有想到月今天会把话说的那麽白。「好……我不会再干涉你的生活,但我也有权利选择爱你。」

「溯……」月的深沉的双眼对上溯热情的眼神。看到溯的认真,月也只是为他感到难过。「已经过了多少年了,你还不放弃吗?」

溯摇了摇头,深情的看著月。「我爱你。」

月叹了一口气。「这种得不到回报的爱,直得吗?如果你想要我的身体,你随时都可以得到……」

「我要的不是你的身体,是你的心!多少年了,我看著你在男人身下呻吟著多少年了,为什麽你就是不懂?」

月忧伤的看著溯,不知道该怎麽说。月关心他,不想伤害他,也早已厌倦逃避他。但月不知道该怎麽让他逃离对自己的迷惘。「我的心……早就已经没有了啊……早在几百年前,我的心就已经溶化掉了。」月缓慢的起身离开溯,往人群中走去。

「月……」看著月消失在人群中,溯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他不会放弃,他绝对不会放弃。

在自己的欲望得到满足了之後,月离开了天堂来到了独身。月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想去独身,但他却不想再琢磨自己的心思。这种问题就只有平感觉,靠时间来解答。这问题只会越想越复杂,越去寻找就越找不到答案。所以月决定,把一切都交给自己的感觉走,想去哪里就去哪,想做什麽就去做。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答案的。

来到独身的月,坐到了吧台上。看著正在擦杯子的弥。

「你好。要点什麽?」弥看著眼前的月,发现他的眼神不像之前那样忧伤迷惘,清澈的眼神里闪烁著一点点的自信,和一点点的傲慢。

「都可以,你帮我决定吧。」月对弥微笑说著。

这一笑,差点让弥看呆了。之前月虽然也有对他微笑,但那些笑容总是带有著无奈,和一点点的凄凉。但现在他这一笑,反而使月苍白的脸上显现出些许的生气。好美。

「喂,酒快要倒出来了。喂!」月小声的呼喊著,并好笑的看著弥有点痴呆的样子。

「嗄?」好不容易回过神的弥目光还是离不开月。就像著了迷似的盯著他。

「酒要倒出来了。」月再次提醒他。

「啊。抱歉,不小心失神了。」弥连忙撇开目光,不敢再看月,怕一看又要走神。

月笑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空空盪盪酒吧里就只有他和弥两人。「我弹首曲子给你听吧。」月说完,不等弥的回答,转身走向钢琴前坐下。

修长的的手指在钢琴上轻巧的跳著舞,优美轻快的琴声也传了出来。弥聆听著月所弹的曲子,没想到他弹琴的水平会这麽高,那之前自己在他面前所弹的可不就献丑了?弥有点羞愧的低著头。

咦,这是……这旋律不是泪吗?弥听著月所弹奏的曲子,心里也佩服著月弹琴的技巧。难道真的有人在听过一首曲子之後,不需练习就可以将它完整的演奏出来?沉浸在音乐中的弥仔细听著月所弹的泪。能够自然的将自己原本所弹奏的旋律和泪配合在一起,原先轻快的曲调也变得轻柔。但是月所弹的泪和自己所弹的不同,他弹的并不是自己所改编的泪,而是旧琴谱上那些模糊不清的音符。

弥感觉,月对这首泪非常的熟悉。他可以听得出月并不是第一次弹这首曲子。这到底是怎麽回事?弥开始感到奇怪,他在月的身上感觉到不同於常人所拥有的气质。种种的疑问缠绕在弥的心里,他虽然还分辨不出心里的疑问是什麽。但他可以感觉到,他和月,是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月活在的是一个他无法理解,也无法进入的世界里。[三]

跟我做爱-Chapter 06

歨入秋天的夜晚总是下著绵绵的细雨。但,今晚的细雨变成了豪雨,把整个市中心包围在寒冷的黑暗中。这时,独身黑暗的门上还摆著「Open」的牌子,从雨声中可以隐约听到优美的钢琴声从独身中传出。

琴声结束,整个世界彷佛回到原有的死寂。月离开钢琴走回到吧台前坐下。「不知不觉的就弹成泪了。」月微笑的说著,并拿起弥调好的酒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好香。」

「你的钢琴弹得好利害,学了很久了吧。」

「是啊,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在学了。」月喝了一小口酒,并把酒杯举在眼前摇一摇。看著那沉淀的红色酒精和淡黄色的酒混合在一起。

「没想到你钢琴弹得这麽出色,早知道上次就不弹了,免得被你笑话。」

「别这样说嘛,你的小提琴拉的很棒。上次听到你在阳台上拉的那种音律和颤音,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拉到这种程度。」

「大概是因为我妈是教小提琴的,从小我也就是这样给他训练的吧。」弥傻笑了两声。

弥和月就这样在独身聊著这些跟音乐有关的题材。时间很快的就这样过去了。弥看了看表,快两点了。他走到门口把「Open」的牌子翻转成「Close」。

「一起回去吧。」弥转头对月说。

「好啊。」

刚踏出独身,弥才发现到外面正下著大雨。

「雨下得好大……」弥惊叹到,全身上下都没有任何遮雨的东西。「还是进去躲一躲雨吧。雨下这麽大,这样子回去会感冒的。」

「看这样子雨是不会停的,还是早点回去好了。」说完,月就踏出屋檐下,快歨走在雨中。

「等……月!」弥惊讶月的反应,跟上月的脚步。并脱下自己的外套举在月的头上帮他遮雨。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