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吸血鬼跟我做爱_2(2)'

「我不是叫你不要来的吗?」

「我是来帮你赚钱的欸,老板。」月撇了溯一眼,转身又要走到人群里却被溯一把拉住。

「我不需要你帮我赚钱!」

「就算我不在你这里,我也会在别的地方找其他的男人。」月甩开溯的手。「你总不会连你自己的客人都杀吧,会引起大骚动的哦。」

月看到溯不语,只是用深沉的双眼盯著他看,不想多待的月丢下了一句话後就转身离开了。

「我只是不想要你乱杀人而已。」月丢下的这句话一直回盪在溯的脑中。原来……原来他都知道跟他做爱後的那些人是我杀的。溯呆立在那里,看著月走进人群中寻找其他的晚餐。

一整晚,溯一直在旁边看著月和不同的人进出酒吧後的小房间,看著月娇媚的躺在别人的怀中。要不是那些客人都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怕会给天堂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溯早就把他们变成空气中的灰尘了。

压抑不住怒火的溯这时也走进人群里寻找让自己发泄的目标。这晚,是天堂最狂欢的一晚,因为天堂里的两大「吸血鬼」月和溯都同时出现在人群中和人们一起享乐。但在这热闹的夜晚里,没有人知道月和溯的心都是冰冷的。

离开天堂後,月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看到隔壁的房间灯是亮著的。又还没睡觉吗?月跳上了隔壁的阳台,看著房间里面的人正在整理著散乱的房间。月静静的看著他,只觉得他的神态很迷人,还有他的背影。看著他,月可以感觉到有种淡淡的温暖溶化在心里。好像回到当时和迷在一起的时光,自己也曾经这样看著迷整理著自己弄乱的房间。只是,月知道当时的迷是宠爱的整理著,而自己是幸福的观赏著。而现在,自己却又是用什麽样的心情看著这个陌生人?那个人不是迷,世界上也不会再有第二个迷。[三]

跟我做爱-Chapter 03

夜晚,睡在棺材里的月隐约可以听到隔壁的音乐声响。月从棺材中出来并把窗帘和窗帘拉开,入耳的是优美的玄声。隔壁的人正在阳台上拉著小提琴,月轻声的走到阳台上听著小提琴旋律。

好美的颤音,就像大自然的曲调,生动,每一段旋律都带给别人不同的心情。能拉出这种程度的音律,想必他应该也有职业及水准了吧。记得迷他也曾经迷恋过小提琴。但迷就拉不出这麽栩栩如生的音律。

当旋律结束後,拉小提琴的人转过身要回房,余光却瞄到了站在隔壁阳台上的月。看的苍白如纸的面孔,和披散的红发,总觉得……有点像鬼。

「对……对不起,吵到你了。」

「没有,你拉的很好听。」声音将月散乱的意识拉回。「你是新搬来的吧。你好,我叫月。」月微笑的打招呼。

「哦,你好,我叫弥。」

迷?……他……也叫迷?月惊讶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你怎麽了?脸色好苍白,是不是生病了?」弥看著月紧盯自己的双眸,神情闪烁不定。从云层中探出头的月光照在月的身上,此刻的月看起来全身都是银白色的,显得异常妖媚。

「不,没什麽。很高兴认识你,迷。」月转身回房,心情杂乱的他走到浴室梳洗。只是跟他同名而已,这不算什麽。反正世界上同名字的人一大堆,只是碰巧被我遇上另一个叫迷的人而已。月心里想著,也同时换上了衣服离开了房间。

今天月的心情感到格外烦燥。月像往常一样来到天堂寻找晚餐。但他今天却没有很大的兴致和其他人交欢,也没有兴致享受吸血带来的极乐。潦草的喂饱了自己後,月就离开了天堂。离开天堂的他开始在市中心里游荡,心里只感到不安与烦躁。他开始想著这几百年来一直环绕在心里的疑问。到底……吸血鬼是为了什麽而生存在这世上。人类虽然脆弱,但是他们活在世上有他们的目标,那吸血鬼呢?

心里面一直有一种无力感,他觉得好累,也好想获得解脱。迷……教教我,告诉我该怎麽做?

月停了下来,抬头一看,发现自己来到市中心最古老的地方。而自己所站的地方,是以前常常和迷出没的酒吧前-独身。独身里面充满著月和迷之间的回忆,是迷和月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迷和月分享快乐与悲伤的地方。自从迷死後,月就没有再来这里了。没想到这些年过後,独身依然存在。迷……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吗?还是,你要我从头开始,从独身开始重新寻找自己的新生活?

月吸了一口气後走到独身的门前,拉开门走了进去。一走进独身,对月来说一切都是那麽的熟悉。它的气味,它的感觉都和以前一样,只是过了这麽久以後,独身里面的装潢变得更精致,更高尚。里面放著轻快的音乐,灰红的灯光下让月感觉梦幻,却也舒适。

月走到吧台前坐在他以前常坐的地方,不觉得转头看向身旁的座位。空的,当然是空的,迷早就已经不在了啊。在恍惚中,月的眼前出现了一杯淡蓝色的酒。月抬头看著眼前的酒保,他……是迷?

「这杯请你,就当作是见面礼吧。」弥对著月说。

「你……怎麽会在这里?」听起来好像是很傻的问题,但月还是忍不住的想问。

「赚钱罗。你第一次来这里吧,以前都没看过你。」

「我……嗯。」总不可能跟他说几百年前我是这里的常客吧。「你再这里工作很久了?」

「是啊,我之前是住在阿姨家,但因为晚上都要来这里工作,所以就搬出来到市中心附近的公寓了。」弥看了看月的脸。「你的脸色比刚才见面时好多了。平常还是早点睡吧,晚睡对身体不好呢。」

月看了看表,凌晨一点,抬头对弥笑了笑。「你呢,在这里上晚班,平常不是也很晚睡?」

「嗯。我大概是属於夜生活的人吧。我是上夜校的,所以已经习惯早上睡,晚上活动的生活了。你呢,这麽晚不睡,睡不著吗?」

「我也和你一样是夜生活的。」月淡笑了一下并环顾自周。「这里挺安静的。」

「是啊,这里的客人不多,都是一些老客户就是。」弥停顿了一下。「刚刚看你进来的时候,好像很……」弥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不知道该怎麽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看到月的眼神,闪烁著淡淡的忧伤。

月并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喝著眼前淡蓝色的酒。酒对月来说,只是很普通的饮料。酒精对月起不了作用,但是月很喜欢酒的味道。转头看了看,月的视线放在一台钢琴上。

「我为你弹一首曲子吧。」弥说完就转身走向钢琴。翻开了琴谱就开始演奏。

听著弥弹的曲调,只感觉心抽紧了一下。这……好熟悉的旋律。是泪,这首曲子,是迷写的,是迷写来送给自己的。泪……是我给这首曲子取的名字。月的眼眶早已充满了湿热的泪水。泪水模糊了月的视线,在月看来,此刻弹琴的人就像是消失已久的迷。

月的思绪似乎漂回到当时的情景。

『月,我作了一首曲子给你。』迷拿著乐谱交给月。『只是还没想好名字而已。我弹给你听。』

『喜不喜欢?』

『喜欢,这首曲子就叫泪吧。』

但是这个迷,为什麽会弹这曲子?记得当时……

『你这是什麽意思?』

『月,你别误会。』

『我哪里误会了?如果你爱他,你可以去找他,我没有强求你留在这里。』唰的一声,手中的琴谱破了。月拿著手中破碎的琴谱走出了酒吧,并把琴谱丢进了後巷的垃圾堆中。

很快的,曲子结束了,月的思绪也被拉了回来。

「怎麽哭了?」弥走向月,关心的问著。

「没,只是太好听了。」月抹著眼泪说。

「这首歌叫泪。琴谱是店长传下来的,有好久历史了吧。很多音符都看不见了,所以我有把曲子改编了一些。」迷说著,走回钢琴边拿了几张谱放在月眼前。

月拿起了眼前几张发黄的纸,上面有撕破的痕迹,可以看出撕破的谱被拼凑合起来贴在另一张纸上。泪水又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这……可以给我吗?」月拿著手上泛黄的琴谱问弥。

「可以啊。」弥看著月发抖著手拿著琴谱,心里顿时出现许多的疑问,但自己也不明了到底是什麽疑问。[三]

跟我做爱-Chapter 04

离开独身回到家里後的月独自坐在椅子上想了很多。想著以前和迷在一起的事,想著住在隔壁的弥的事。

这一切或许都只是巧合。一个人类,有著种种和迷相同的特徵。同样会弹钢琴,同样会拉提琴,而且还让我在独身跟他见面。这一切真的只是个巧合吗?还是……

「哼哼。」月冷笑了两声,我到底在想什麽,迷就是迷,不管再怎麽相似,我的迷就只有一个,已死去的那一个。我干麻要因为一个跟迷同名的人而这样失去自我?他是他,我是我。一个人类和一个吸血鬼,两个相差著麽远的生物是不可能会有关连的。我又何必自乱阵脚呢?他也只是我的邻居,很普通的关系而以。还是……还是说……我在期待什麽?

月看了看窗外,太阳快升起了。不想再多想的他,躺进了棺材後便进入了梦乡。反正……反正他是他,我是我。他照样过他自己的生活,我也同样过我自己的生活。

夜晚活动的月照往常一样来到了天堂。今日的他和作天不同,今天他可以说是来寻欢的。进入天堂後,几乎所有人马上把焦点转向朝自己身上。没过多久,就有人先後迎向月,抢著和他进房。

月站在原地看著周围乱轰轰的人潮,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把月拉出人潮中央。不用想就知道那是谁。月甩开那冰冷的手,随手抓著靠近自己的人就往酒吧里的房间走去。

「你的手很冰,还是多把你的心思放在猎物身上吧。」

进入房间後,月马上转身缠到男人的身上。男人有力的手紧紧环抱住月的腰将他腾空抱起并往房间内的床走去。男人将头埋在月的颈上吸吮肯咬著,同时在上面留著一个个暗红色的印记。

「嗯……嗯嗯……」月很配合的发出煽情的低吟声,双手环抱住男人的头,腿也紧夹著男人的腰。

男人温柔的把月放在床上,并脱掉了月的衣服,手也不时的抚摸著月的身体。还没有喝血的月体温比正常人低了许多,男人也发现了这件事情。

「你的身体好冷。没关系,我待会一定让你的体温像火一样热。」男人说著,一手也握住月的分身并上下搓揉著。

「哼嗯……」月娇媚的呻吟著,大腿不断的摩擦著男人的身体。

男人看著月种种煽情的动作,也快强忍不住自己的欲望。架开月的双腿,男人倒了些润滑液在自己的分身上便向月的後停顶入。

「啊……」感觉到男人温柔的插入和体内的充实,月突然强烈的感觉到想要吸血的欲望。月双手环上男人的後颈,将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