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凌辱、影院内的插曲(2)'


  只是,黑暗中,一个低沉而严肃的声音将这些突然幻灭。
  一个带着U国口音的声音传来,“嗨,从来没看到过你!你在干什么?”
  同时,陌生人的那只大手在我的肩头也加重了力道,仿佛一个铁钳一般,带来一丝不适。我转过身,在昏暗中盯着眼前的人——中年的U国白人,虽然有着西方人分明的轮廓,但是痴肥得有些肥头大耳,夹杂着灰白的黑色卷发有些秃顶,没有修整的胡须也有些凌乱;他有着白人中常见高鼻子,上面除了不少皱褶外还格外的红肿,就如同患了酒渣鼻;他穿着一身影院的蓝色制服,挺着一个发福的大肚子,一手攥着一柄拖把,挽起的袖子外露着粗壮的小臂,上面满是灰白色的浓毛——看他的样子应该是这里的清洁工。
  虽然看到这个不速之客不是警员,我稍稍松了口气,头脑也不再麻木。可是,眼前的中年人足足高我半头多,一米九几的样子,肩膀有我两个宽,而体重估计也有我两倍,感觉就像一个退役的橄榄球运动员。而且,他正用一种怀疑混着敌意的眼神看着我,实在让我不敢丝毫的放松。
  “……我……我只是来转转……”
  我赶忙偷偷把手从腰中抽出,刚刚还火热的鶏巴一下就垂了下来。我一边赶紧思考着对策,一边用英语搪塞道。
  那个清洁工装束的中年白人盯着我看了两秒,继续用英语追问道,“一般观众不会来这里的,你还是解释一下?”
  “我…不小心…我正在找出口……找洗手间……”
  这样的情况实在对我不利,一时很难想到合适的理由,我随便编着借口,脸上竭力装着若无其事,但是心里却翻滚如沸水。
  不行,我不能就在这里被发现!我不能离开小慧!一想到倘若小慧知道了这一切,用一种充满羞愧,悔恨,无奈,伤心,甚至是鄙夷的眼神看着我,离开我,我的心就仿佛碎了一般。我绝不能让这发生,即使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我也要铤而走险!
  我额角挂着冷汗,用眼角的余光扫着四周——倘若我挣脱他的手,应该可以抓到墙边那根废海报的铁架,如果我打向这个中年人的头,把他暂时打晕,应该能从另一边的安全门逃走。可是……可是,现在外面还是白天,我这样跑出去会怎么样?这个中年人会不会记下我的长相?
  我内心虽然不停反复犹豫着,但是实际上,时间却很短,不到一秒钟的样子,那个中年人的目光就扫到了我身边的安全门,以及门上的窗口——从他的角度看去,我猜想他一定一眼就会注意到门内那正缠绵着的一对肉体,而在电影音乐下,小慧又传来的一两声模糊的淫叫更是会立刻让这个中年人明白发生了什么。
  果然,眼前的中年人脸上一变,用一种奇异的表情,盯着我——说不出事威胁还是嘲笑,用英语低沉的说道,“看来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是不是找个“合法”的途径来解决呢?”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