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系列之性路(7)'

是那次稀里糊涂被你玩了,我也不会同意和你保持这种关系。回去好吗?”

  他也笑了:“每次做爱时你都很配合,说明你也乐意,不是吗?我就喜欢你

这种温柔顺从的性格,妈的~~(不好意思,略去我的名字)到底积了什么德,

居然讨到你这样漂亮丰满的老婆。”

  卧室里沉默了会儿,灯灭了。

  “别咒我老公,他挺不错,只不过交错了你这样的损友。”

  “什么呀,你老公没准正楼着哪个‘鸡’在睡呢。”

  “不可能,他和他单位里的人一起去的。老实说,你是不是叫过‘鸡’?”

  “没有,我从不找‘鸡’。”(实际上这家伙平时经常找“鸡”,现在居然

装圣人,TMD)

  “老实告诉你,你如果叫过‘鸡’就别再碰我,我可不想染那种病。”

  “我发誓……”

  卧室里两人嬉闹着……

  随着事情的明朗化,我的头脑却异常冷静起来。

  从他们的对话里得知,他们之间这种关系应该不会很久,是什么时候呢(我

至今仍未最终证实)?

  回想起过去一段时间,应该是过年后,那时我妻子产后的体形已完全恢复,

根本看不出她已生过孩子,相反比以前还多了种成熟的韵味,可能是三月份,因

为当时我这死党老往我这儿凑,有时一周里往我家跑5、6回,不过三月份我没

出差,好象又不大可能。

  最有可能是在五月初,他在我出差时经常打电话给我,估计就是摸我的行程

安排,而且当时我妻子正给孩子断奶,有一周时间孩子放在妻子娘家不见面,那

时我也正好在南京。

  没错,我想起来我从南京回来的当晚,他也过来串门,看见我在家时好象有

那么点失望的感觉,而且当时我妻子看见他似乎也有点异样。

  从六月底后,我连这次共出差了三次,累计20多天,这家伙只打了2个电

话来,估计这时候他应该已经得手,才不需要每次都从我这儿打探行程(这家伙

老婆在家,酒店开房——估计可能性不大,应该每次或大多数就是在我这里苟合

的,操***的,一想就来气)。

  正想着,卧室里又传来一阵阵动静,我偷偷探头一看,只见两人又在被窝里

翻滚起来。(我忘了说明了,我家在夏天睡觉时开足空调,所以也盖薄被。)只

听见我这损友又在怂恿我妻子吞他那“棍棍”,而妻子坚决不同意,(其实我老

婆的口技不错,很柔很爽,不过每次前提是我洗干净才行,而且决不吞精。)这

家伙无奈下只好直奔主题……

  一会儿是传统姿势,一会儿是侧后位,他急促的呼吸声和妻子的轻声呻吟不

火爆游戏火爆游戏